分享按钮
RSS订阅

流水无情戏落花

作者: 清逸成风 |来源:原创| 标签: 流水无情   回忆   伤感文章   忧伤   青春  

    总想让日子鲜活,就像花开的娇艳婀娜。可是不知怎么弄得,指尖轻落,流年就被划破。执念呢?那只是一个传说~

    人生半杯浊酒,怎样才能给所有的疼痛进行解救,怎样安抚每一寸伤口?怎样才能找到一个理由,让心不再颤抖。思念像一杯苦酒,饮下去没皱过眉头。天上的浮云在游走,风轻轻的招了下手,魂魄就飘向了忧愁。什么才是今生的拥有,什么才是真正的永久?抽丝剥茧剩下的守候,不是温柔,那是烧成碳的残留。

    天亮了,把昨夜的伤害都忘了。刺痛就当做是纹身在后背上雕琢,醒着,梦着又如何?日子还是照着钟摆的套路走着。生命本如昙花一现,只想瞬间的惊艳,然后凋残。不去解读季节的变迁,只想有三尺蔚蓝,安放梦里的晴空执念。此生唯愿一纸一笔,墨染流年,与世无争,与人无扰,淡了再淡。

    一颗心要多坚强,才可以隐藏所有的伤。一滴泪要多滚烫,才可以焐热所有的寒凉。一双眸要多专注,才可以把夜的黑暗点亮。一双腿要多少力量,才可以没有徘徊的惆怅。

    为何明知流年是戏,还会疼到无法呼吸?你沉默无语,我却安慰自己你是情非得已。很多时候,都想一个巴掌抽醒失控的记忆。看着镜子里的那个我,我不停的问,是我么?不是吧,怎么会如此没出息,活在回忆里!一声叹息,眼睛紧闭,泪已决堤,或许我该失忆,放逐心里的戈壁。

    有多想,把春天收藏,让心酥软的就像一颗糖。有多想,把花香串在手腕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路太长,一直都在遗忘,我捡拾的洪荒一直在回想。手指冰凉,孤单就像参天的树不断生长。欲盖弥彰的隐藏三千翠色的幻象,救赎的力量被锁链捆绑,我只是高山上听风的一缕白月光,流浪的心,无处寄放。

    流年把相思弄皱,春风不肯逗留,那一笔初开的红豆怎么煎熬都是愁。更深露重,此情怎堪霜冷浸染。脉脉不得语,辗转间,红尘已把流光偷换,水月洞天,景色浅浅。我只默默凝望,懂与不懂,已成创,捆绑的镣铐无法释放无助的彷徨,如何隐藏欲盖弥彰的生长。不管明天还有多少苦,就算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个错误,我想那也老天故意安排的一场赌。还有多少的束缚,牵绊着凌乱的脚步,再多的伤害已经不在乎,因为心还是自由的国度。

    把日子堪破了,过的无非就是一种心情!像机器一样的运转,仅仅是活着的蝼蚁。没了思想的生存,是已经做了断的人生。把红尘中的无奈,用寒冬的雪花一一覆盖。把流年里的感慨,在文字里一点点摊牌。爱就像黄昏里的一片七色云彩,随风吹成微尘,没了存在。

    天还很黑,清冷清冷的。大概半夜就起风了,隔着窗户,凉意依然窜了进来。灯光里透着寒,眼睛不住的眨着,鼻子一酸泪就滚落如珠子一般,由热到冷。不想阻止,任它肆意的淌着,不发出一丝声响。总是很怕刮风,那种撕裂感,我充满着恐惧,就蜷缩成一团,也不是真的冷,身上的鸡皮疙瘩也会发生暴动,手脚都会变凉。天一点点的亮了,不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是叹息,是迷离。风起的日子,夜里应该点燃红蜡烛,可我没有,怕那烛泪流淌出悲切,让孤独揭竿而起。我只是蜷缩着在壳里,哭到了忘记呼吸.